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雷軍上陣小米紓困:死磕極致性價比 高端市場存硬傷

2019年07月01日 08:12   來源:商學院   

  雷軍急了。面對“跌跌不休”的股價, 小米又再一次調整了其組織架構:雷軍宣布兼任中國區總裁。自6月3日啟動第二輪回購以來,至6月27日,小米已經16次回購股份。親自上陣,雷軍可以讓小米翻盤嗎?

  文:沈思涵 李曉光 王倩

  小米又雙叒叕一次回購股票了。

  6月27日,小米發布公告稱,再次回購249.8萬股B類股,占已發行股份0.01%,回購價格每股9.96-10.00港元,耗資約2499.5萬港元。此舉是小米自6月3日啟動第二輪回購以來的第16次回購,意在挽回不斷下跌的股價走向。

  自4月26日以來,小米股價由12港元附近一路下探,并在6月3日創下8.92港元每股的歷史最低水平。也是自這時候起,小米拉開了回購股票的序幕。

  這與上市后小米一度攀升至22.2港元的最高峰相比,跌幅已高達149%。面對如此“跌跌不休”的股價,身為CEO的雷軍也感慨“壓力大到睡不著覺”。

  為了改變眼前的困局,雷軍宣布兼任中國區總裁,具體負責中國區業務開展和團隊管理,并在6月12日再次宣布新的組織架構調整和人事任命——小米成立中國區線下業務委員會,由中國區副總裁張劍慧兼任主席,向雷軍匯報。這也是小米自上市以來的第6次組織架構調整。

  如此頻繁的回購股票和架構調整,也反映出小米對于外部激烈市場競爭的焦慮。小米要如何翻盤?

  “性價比”之路受阻

  “性價比”打法是小米在過去手機市場上的制勝法寶,但隨著“性價比”入局者眾,小米手機“神話”不再。5G會是它風口翻盤的機會嗎?

  “性價比”打法是小米在過去手機市場上的制勝法寶,但如今這套打法卻沒有助其重返巔峰。

  據Counterpoint最新公布的報告提到,國內智能手機在2019年第一季度整體出貨量仍低于1億部,同比下降7%,環比下降12%。其中,小米以11%的市場份額排在國內手機市場第四名的位置。

  入局者眾,“性價比”頻被模仿

  據小米集團發布的財報顯示,小米在2019年第一季度智能手機收入雖有連續三個季度下滑,但目前仍占小米總收入的61.72%。同時,小米在該季度內的手機銷量為2790萬部,同比下滑1.76%。

  雖然小米總在強調其“互聯網公司”的屬性,但硬件營收占比過大卻是不爭的事實,這或許也是小米財報數據可觀,但仍難擋股價頹靡的一大原因。

  不難看出,小米在國內手機市場正處于一個尷尬的位置,其并不甘心在第四名的位置久留,但要重返國內第一又顯得“力不從心”。畢竟目前國內手機市場與四年前相比,已有很大變化。

  在2014年~2015年期間,國內智能手機市場仍處于高速增長期,此時也是小米的“高光時刻”。

  據市場研究機構Strategy Analytics提供的數據顯示,2015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出貨量突破4.38億部,同比增長3%。其中,小米以6750萬部的出貨量蟬聯國內手機市場第一的寶座,市場份額達到15%

  但由于不夠重視線下渠道以及外部因素的影響,小米在2016年遭遇了“滑鐵盧”,直接從銷量冠軍退出前三甲,至今都沒有重返國內市場第一的位置。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飚指出,“近幾年來國內手機市場已經高度飽和,行業基本上已經完成了洗牌,頭部效應愈發明顯,前四家廠商之間的競爭更為頻繁,而小米面臨的壓力只多不少。”

  進入2019年,國內手機廠商相繼推出子品牌,而“性價比”打法也已不是小米的獨門利器。

  拋開同樣以互聯網品牌起家的榮耀不談,今年vivo、OPPO紛紛發力線上,并先后推出iQOO、Realme等性價比手機進入市場。原本立足于線下渠道的OV兩家,如今也開始以性價比戰略“搶食”線上市場,這無疑讓小米危機感倍增。

  而對于OV發力線上的舉措,資深產業經濟觀察家梁振鵬表示,“手機廠商希望通過不同的銷售渠道去拓展業務,OPPO、vivo發力線上也意味著渠道的多元化,同時覆蓋不同消費群體,使得產品線進一步完善。”

  紅米獨立,死磕“極致性價比”

  面對競爭對手們的“窮追不舍”,小米也給出了自己的回應。

  在今年1月3日,小米正式宣布成立全新獨立品牌紅米Redmi,并以“極致性價比”作為Redmi的品牌定位。“性價比打法是我們的價值觀,是一種商業模式,背后是核心能力的支撐,所以我們無懼任何性價比(對手)的挑戰!”小米集團副總裁、Redmi品牌總經理盧偉冰表示。

  而對于紅米獨立一事,小米CEO雷軍也有過表態。他提到,把紅米Redmi獨立出來就是要“死磕性價比”,專注于極致性價比并主攻電商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獨立五個月以來,紅米已經發布數款Redmi手機,并在5月23日推出了Redmi K20 Pro旗艦手機。該款手機搭載高通驍龍855高端芯片,定價2499元起,將國內旗艦手機的價格進一步拉低,同時也把“性價比”打法貫徹到底。

  不過,Redmi的“極致性價比”攻勢除了給對手帶來影響之外,也在一定程度上沖擊了原本小米的價格空間。盧偉冰對此認為,“Redmi做旗艦是公司戰略選擇的必然,而且我們是以產品來決定品牌,而不是讓品牌來決定產品。”

  但在孫燕飚看來,Redmi與小米之間接下來必然會做出一些區隔,而Redmi在定位和作用上也有了很大的改變。“Redmi獨立之后,已經不再像以前的紅米手機那樣只為了銷量和市場份額增長為目標,它還有為小米集團貢獻利潤的責任。”

  除此之外,“小米+紅米Redmi”的聯袂出擊,與“華為+榮耀”的雙品牌路線也有著諸多相似之處。

  在今年618年中大促活動結束之后,小米、榮耀也相繼公布了自身的戰績。其中,小米在618當日全平臺銷售手機臺數達到52.5萬臺,在整個618期間,Redmi K20 Pro手機拿下了京東手機銷量單品冠軍。

  反觀榮耀,目前看來已成為618活動中的最大贏家。其在微博上公布了奪得京東、天貓、蘇寧易購三平臺手機累計銷量冠軍的消息,并且在京東平臺已經連續五年拿到手機銷量冠軍。

  不難看出,主打線上市場的榮耀是紅米Redmi最為重要的“勁敵”。甚至在1月10日紅米手機獨立“首秀”當日,雷軍還對友商喊出“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的口號。

  不過,孫燕飚認為,“眼下小米單純依靠性價比戰略已不可取,對于獨立后的紅米來說,未來可能還是會國內外戰略并行的舉措來沖擊市場。”

  海外沖量,高端市場存硬傷

  盡管紅米Redmi首推旗艦機,但其更多的仍是以中低端手機面向海外市場。

  事實上,雷軍讓盧偉冰擔任紅米Redmi品牌總經理,用意就是讓其幫助小米擴大海外市場業務。據了解,盧偉冰此前在金立工作,長期負責金立手機的海外業務工作。而在任職金立之前,盧偉冰也曾在天語手機公司擔任海外事業部總經理一職。

  孫燕飚指出,“盧偉冰作為手機界的一名老將,在海外和印度市場積累下足夠的經驗和人脈,這有助于小米在海外市場的延伸和布局。”

  目前,在國內手機銷量下滑的情況下,小米已經把海外手機市場作為重要的銷量增長點。在2018年小米手機全球銷量達到1.19億臺的背后,其在海外收入占比已經達到43.9%。

  雷軍曾提到,小米在海外市場的收入將很快會超過中國,并且紅米也將更多的承擔國際化使命,這充分說明小米對于海外市場的看重。

  與此同時,小米在海外市場尤其是印度備受當地消費者歡迎。IDC數據提到,小米在2019年第一季度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保持領先,以980萬部的出貨量排名第一,同比增長8.1%,市場份額達到30.6%。

  除了有小米、紅米手機外,小米還專門針對印度、歐洲市場推出Pocophone手機,作為小米在海外市場的主打品牌。

  但需要指出的是,小米在海外市場的成功,更多的是依靠低價走量的方式獲得銷量的高速增長。據IDC報告顯示,目前小米在印度2019年第一季度市場主要以Redmi 6A(300萬出貨量)、Note 6 Pro(150萬出貨量)以及Redmi Y2(123萬出貨量)等手機作為銷售主力機型,而這幾款手機定位基本上均是中低端機型。

  隨著紅米主打“性價比”模式的確立,小米手機品牌將更多往中高端市場發力,但小米長期以來低價沖量的做法,也使得其在高端手機市場上缺席。長此以往,不免限制了小米手機的品牌高度和增長空間。

  “小米在海外市場主要依靠像印度這些地區,以低端機開拓市場走量,拉高市場份額占比,但在品牌溢價能力上仍存在提升空間,而海外市場也需要一個消費升級的過程。”梁振鵬表示。

  5G將至,小米要如何決勝?

  “要把5G的危機變成機遇,我們還是得有夢想,所以我們的目標是,三年決勝中國市場,穩三望一!”這是雷軍在最近內部會議的一次講話。

  從2018年小米年會上提出“十個季度內重返國內市場第一”,到今年618期間宣布“三年內爭取穩三望一”,小米已經看清了現實,即短期內想要重返國內第一已經幾無可能。

  對此,梁振鵬表示,“小米早期銷量增長主要依靠互聯網營銷,但現在大家都在拼研發、拼技術,國內市場的競爭格局更為激烈,而研發技術積累更為深厚的華為榮耀,其在手機市場上優勢或許還會進一步加大。”

  6月6日,工信部向中國電信、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和中國廣電發放5G商用牌照,國內5G產業開始全面加速。隨著5G商用即將到來,小米也希望借此實現手機銷量的大幅提升。

  對此,小米品牌負責人向《商學院》記者表示,小米在2016年起就成立預研團隊參與5G標準制定,并與國內三大運營商聯合展示過相關5G應用。“在5G市場早期階段,我們主要做好技術攻堅,夯實基礎,后期提升手機銷量,同步接受市場檢驗。”

  目前,小米已經開始了5G商用布局,其首款5G手機小米MIX 3 5G版已在歐洲發售,這也是歐洲首批5G商用手機之一。

  不過,在梁振鵬看來,5G手機市場目前還沒辦法大規模啟動商用,對于手機廠商銷量影響暫且不大。“現在手機廠商主要還是對外展示其在5G領域的一些前沿布局,但實際上近段時間內不會形成主流,小米要依靠5G實現反超有待時日。”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國內手機市場已經進入“存量時代”。有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智能手機滲透率已超96%,4G用戶滲透率也高達70%以上。另據Gartner最新研究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智能手機市場銷量下滑3.2%,用戶換機需求并不明顯。

  眼下5G牌照剛剛發放,但5G手機還未形成規模,對于目前國內智能手機市場格局影響有限。

  盡管小米在5G商用上已經提前做好準備,但其是否能夠依靠5G風口在“三年內實現穩三望一”的目標,仍然有待時間進行檢驗。

  調整組織架構,可否助力小米脫困?

  自上市以來,小米已經調整了6次組織架構。每一次組織架構調整,都在不斷強化其互聯網公司的印象。組織架構的調整會是小米脫困的良藥嗎?

  雷軍急了,接管中國區

  小米手機在中國市場的失利,引起了雷軍的恐慌。畢竟本土市場,是小米發跡的地方。然而隨著中國市場智能手機競爭的加劇,國產廠商出貨量在萎縮,手機市場已經從藍海變成了紅海,國內市場上,讓手機廠商們爭奪的空間不多了。

  于是雷軍再一次親自接管小米中國區業務。在2019年的5月17日,小米集團宣布新的組織架構調整和人事任命。集團董事長兼CEO雷軍兼任中國區總裁,全面負責中國區業務開展和團隊管理;同時成立大家電事業部,任命高級副總裁王川為大家電事業部總裁,負責除電視之外的空調、冰箱、洗衣機等大家電品類的業務開展和團隊管理,向CEO匯報。

  事實上,這是小米自從上市以來第六次進行組織架構調整。不同于前幾次的調整,這一次雷軍親自掌管中國區。上一次雷軍親自掌管中國區是在2016年,彼時小米正逢史上最艱難的時刻。數據顯示,小米手機2016年全球出貨量下滑25%,“藍綠兄弟”后來居上;中國市場小米出貨量同比下降36%,2015年的第一下滑至第四名。

  2016年5月18日開始,雷軍親自接手了手機研發和供應鏈管理,雷軍用一年的時間,讓小米扭轉了局勢。巧合的是三年后的5月17日,雷軍再一次接管中國區業務,其背景是小米手機中國區出貨量已經連續三個季度下滑。

  某咨詢公司專業人士告訴《商學院》記者,公司的組織架構原則上不會頻繁變動,一般會根據企業的經營需要和發展需求等年度調整,也就是說當公司的組織機構設置已經不能滿足企業發展需求或者不能很好地推動企業發展的時候就要進行調整。

  在雷軍接手中國區業務之前,負責中國區業務的是小米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王川。2018年12月13日,小米集團組織部發內部郵件,宣布了小米集團在國內和國際市場最新的組織架構調整和人事任命,將中國區內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銷售一部、銷售運營二部,全面負責中國區的手機、電視、以及生態鏈產品銷售運營,由王川任總裁。

  這是小米上市以來進行的第二次組織架構調整。小米的電視業務在王川的帶領下,做到了行業第一。雷軍希望通過王川主導中國區,帶領小米手機走出困境。然而一個季度的“試用期”表明,王川并沒有交出讓雷軍滿意的“答卷”。小米的手機業務出貨量持續下滑,而小米手機是小米的關鍵業務。

  友商環伺下, 雷軍急了。

  “企業處在不同發展階段,組織結構不應該靜態趨同,在設置和調整組織結構時,首先要明確企業發展的總體戰略目標及其發展方向和重點。”上述專業人士說道。

  在雷軍第一次親自負責中國區業務時,曾經定下的目標是要讓小米手機重回第一的位置。時至今日,雷軍對手機業務已經沒有了之前的激進。就在雷軍接管中國區一個月之后,在小米中國區的干部動員會上,雷軍強調了小米中國區未來三年的策略概要,主要包括抓緊5G機遇,穩打穩扎、三年決勝負、實現“穩三望一”的目標。

  早在2017年,小米曾經提出“十個季度重回中國第一”的口號。隨著國際環境的變化,以及智能手機全球出貨量的下降,“速勝論”已經被“持久戰”替代。雷軍的目標也不再是“第一”,而是“穩步前三”的低調。

  這與小米自身不無關系。在今年上半年,小米發布的小米9旗艦機,在小米的渲染中,采用全息幻彩工藝、全曲面機身、水滴屏、極致輕薄的小米9近乎“完美”,雷軍特意強調擁有“大量現貨”。發布會上小米9吸引了大批用戶的目光,用戶們翹首以盼搶購小米9。然而發布會后,小米9的口碑卻有了180度轉變。不滿等待多時的用戶攻陷了雷軍以及小米高管們的微博。這一次,無論雷軍如何解釋,小米再一次讓用戶失望。

  補課線下,成立線下業務委員會

  國內手機市場才是小米立足的根本。

  繼5月17日雷軍兼任中國區總裁之后,小米又在6月12日宣布新的組織架構調整和人事任命,并宣布成立中國區線下業務委員會,由中國區副總裁張劍慧兼任主席,向雷軍匯報。于澎為副主席,向張劍慧匯報。中國區線下業務委員會分為線下銷售運營部、小米之家、渠道管理部、省代業務部、運營商戰略部、零售市場部、區域管理部、綜合管理部8個部門。

  這是小米對線下的補課。但這能夠真正挽救小米之困么?中國電子商務專家張勇告訴記者,僅僅有線下門店的數量是不夠的,要想真正為線上導流,線下門店首先要吸引住用戶。

  眾所周知,以互聯網起家的小米,其在線下渠道銷量方面相對偏弱。根據賽諾公布的2018年國內手機線下市場銷量排名顯示,OPPO、vivo和分別以7307萬、7003萬和5362萬部手機銷量排名前三,而小米僅以2535萬手機線下銷量位列第六名。

  盡管在線上渠道小米仍位居前列,但由于線下渠道與OV兩家差距甚大,導致小米最終總銷量仍只能屈居國內市場第四。不過,小米也深知其在線下渠道的弱勢,其近年來也在不斷加碼線下,雷軍也曾提出“三年內要開設1000家小米門店”的口號。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國大陸已有586個小米之家。主要分布于一線、二線和三線城市。對此,《商學院》記者聯系小米品牌負責人,了解小米對于中小城市及農村地區將如何擴展。

  對方表示,“小米在這方面主要以授權店網絡布局為主。在2017年12月31日,小米僅有62家授權店,但截至2018年底,小米已經設立了共計1378家授權店,一年增長22倍。”

  渠道下沉是小米目前的線下發展思路,其主要通過直供點和授權店體系,主攻三四線及以下城市。在孫燕飚看來,小米加大線下投入是一個必經的過程。“現在線上市場突破空間不大,小米加大線下渠道投入已經提上議程。但是線下市場的關鍵在于,需要有足夠高的利潤作為支撐,這方面小米比起OV還有很多不足,所以小米要實現線下渠道的大幅增長仍需要時間。”

  在去年6月份,雷軍向外界發聲,承諾小米的硬件凈利潤不超過5%。但由于“性價比”品牌束縛所帶來的低利潤,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到小米在線下渠道開展進程。

  多年研究小米的分析人士認為,沒有足夠的經銷商來與小米共同承擔存貨風險,讓小米不敢讓現貨真正實現。但是不同于之前的智能手機市場,現在的智能手機市場,已經變成存量市場。手機市場已經有足夠的供應商來供用戶選擇。

  “要想擴大線下市場規模,小米就需要提高價格,將利潤分給線下渠道和經銷商。”孫燕飚表示。

  6月19日,小米官宣與美圖合作的首款手機小米CC于7月發布,這款機型將為小米開拓女性市場。孫燕飚預計,小米與美圖合作推出的手機將會主打線下渠道,借此完善產品線布局,擴大線下渠道盈利的產品線,其針對女性群體的定位也將進一步提升售價。

  浙江大學管理學院創新創業與戰略學系副主任、科技創業中心主任鄭剛認為,小米需要彌補之前其在線下布局的短板,但是他認為,小米的競爭主要還是在產品,小米是商業生態競爭,產品是基礎,如果將產品的品質比作一,那么后面的新零售、新模式、互聯網等等都是零,怎么樣為顧客創造有價值,有品質的產品,是小米下一步最重要的挑戰。

  重構組織,著力推進AIoT戰略

  事實上,已經意識到小米手機危機的雷軍,開始了“兩條腿”走路的戰略,就在今年年初,小米制定了“手機+AIoT”的雙引擎戰略。

  按照這一戰略,2019年2月底,小米進行第四次組織架構調整,任命了崔寶秋為集團副總裁,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從組織架構層面加大了對AIoT戰略推進的力度,新成立人工智能部、大數據部、云平臺部,均直接向CEO匯報;同時再次調整互聯網業務,新成立互聯網五部,負責海外基礎應用的本地化、瀏覽器、信息流業務以及海外互聯網商業化;新成立互聯網商業部,負責國內互聯網業務商業化規劃以及目標達成。兩個新部門直接向CEO匯報。

  將AIoT定為新的經濟增長引擎,小米希望通過AIoT來增加互聯網收入,從而繼續向資本講述其互聯網故事。其第一季度財報顯示,其IoT與生活消費產品營收為120億元,在2018年第四季度,這一業務營收為438億元,2018年第三季度,這一業務營收為289億元。這也就意味著,其IoT與生活消費產品的營收在逐漸下降。

  這也就能夠解釋,在財報發布之后,小米股價出現下跌,在6月第一周,創下8.91港元每股的新低價,距離17港元的發行價,幾乎腰斬。為了提振股價,小米在6月份進行了11次回購,累計回購7519.76萬股,涉及資金7.01億港元。

  事實上,為了講圓自己的互聯網故事,早在小米上市之后不久,就開始進行組織架構的調整。2018年9月,小米新設立了集團參謀部和集團組織部。原來的電視部、生態鏈部、MIUI部和互娛部4個業務重組成包括電視、NB電腦部、生態鏈部、智能硬件部、IoT平臺部、有品電商部、以及4個互聯網部門等共計10個部門。

  三個月后,2018年12月,小米進行了第二次組織架構調整,小米集團將銷售與服務部改組為中國區,小米高級副總裁王川兼任中國區總裁。

  2019年2月,小米進行第三次組織架構調整,小米手機部成立參謀部,朱磊為參謀長,負責手機業務銷售運營、業務經營分析、成本核算等業務,向小米總裁林斌匯報。產品成本部并入手機部參謀部。

  仔細觀察小米這六次組織架構調整不難發現,每一次組織架構調整,都在不斷加深其互聯網公司的印象。小米希望通過組織架構調整,擺脫其硬件公司的印象。

  但是這并不簡單。股價的變化,能夠反映市場對一個公司的認可程度。分析人士認為,小米要想真正提振股價,取決于小米能否改善手機的微利狀態以及AIoT的業績。但是從目前來看,小米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AIoT會是小米的未來嗎?

  全球智能手機市場飽和,小米手機業務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在5G爆發前夜,處于高速增長期的AIoT很有可能成為小米未來重要的增長點。

  2019年1月11日,在小米年會上,雷軍宣布正式啟動“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并稱“這就是小米未來五年的核心戰略”。

  小米也擺出了一副不差錢的架勢,宣稱要在五年內投入100億元發展AIoT,雷軍甚至把AIoT看作是贏得未來競爭的關鍵。他直言贏得了AIoT的競爭,小米就贏得了未來的“硬件+互聯網”。

  “從2019年起,AIoT,對外意味著AI+IoT,即人工智能+物聯網平臺。對小米內部而言,AIoT就是‘All in IoT’。”雷軍在現場說道。

  全球智能手機市場飽和,小米手機業務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壓力,在5G爆發前夜,處于高速增長期的AIoT很有可能成為小米未來重要的增長點。

  孫燕飚在接受《商學院》記者采訪時表示,5G時代即將到來,相對于手機,價格便宜的智能家居產品,是5G技術深入到用戶的更好載體,這也是小米作出調整的重要原因之一。

  從三駕馬車到雙引擎

  從最初的三駕馬車(硬件、軟件、互聯網服務),到新版鐵人三項(硬件、互聯網、新零售),再到如今的雙引擎戰略,小米在不斷調整業務方向。

  其背后的核心邏輯在于:小米究竟是一家硬件公司還是互聯網公司,如果小米不是一家互聯網公司,那么它的先進性和創新性到底體現在哪里?

  所以在招股書上小米這樣介紹自己:小米集團是一家以手機、智能硬件和 IoT 平臺為核心的互聯網公司。但長期以來,手機貢獻了一半以上的營收,小米將自己定位于互聯網公司,自然很難有說服力。

  而手機的毛利率并不高,雷軍甚至宣稱小米手機的毛利率不會超過5%,小米確實做到了,根據財報顯示,小米手機2019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為3.3%。雷軍的意圖其實很簡單,最終想靠軟件和服務賺錢。

  問題的關鍵是,長期以來,小米的互聯網服務營收都沒有超過10%。以2019年第一季度為例,互聯網服務只為小米貢獻了3.2%的營收。

  財報數據顯示,loT與生活消費產品毛利率則由2018年第一季度的10.7%升至2019年第一季度的12.0%,毛利率要遠遠高于手機。在最近的這次調整中,AIoT 也被視為兩大增長引擎之一。

  實際上,小米很早就開始在物聯網領域的布局。早在2013年,小米以手機為中心孵化出生態鏈企業,進軍物聯網。

  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小米IoT平臺已連接IoT設備數達到1.71億臺(不包括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小米AI音箱出貨量超過1,000萬臺 。根據Canalys數據,2018年小米AI音箱出貨量排名國內市場第二位,國際市場第四位。

  小米最新財報顯示,IoT與生活消費產品在2019年第一季度,貢獻的營收為120億元,占據總收入的27.5%%,同比增長達到22.4%,涵蓋空調、電視、空氣 凈化器等多個品類。

  2019年3月7日,小米集團組織部發布任命文件,宣布成立AIoT(人工智能物聯網)戰略委員會,其隸屬于集團技術委員會,負責促進AIoT相關業務和技術部門的協同,推動戰略落地執行。

  AIoT戰略委員會共15人,委員分別由IoT平臺部、人工智能部、生態鏈部、智能硬件部、手機部、電視部等十幾個核心業務部門的總經理、副總經理組成。范典為AIoT戰略委員會主席,葉航軍為AIoT戰略委員會副主席。

  文件稱,AIoT戰略委員會的成立是為了加快集團“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更有力的推進,強化全集團 AIoT 戰略整體執行,繼續擴大在 AIoT 創新領域領先優勢的決心。

  從“鐵人三項”到“雙引擎”,在孫燕飚看來,小米做出這樣的調整也是為5G時代的做準備。“作為新物種,5G手機價格會比較高,物聯網設備反而成為5G觸達用戶的更好載體。”他分析稱。

  梁振鵬則向《商學院》記者表示,AI和loT都是實現智能家居都必需的技術手段,這次調整也意味著小米將會在智能家居領域持續發力。

  “一盤散沙”的小米生態鏈

  2014年,已經在智能手機市場上取得領先地位的小米表示,要投資100家企業,將小米手機取得成功的模式復制,以取得更大的成功。

  在隨后數年的時間,依托其雄厚的資金優勢,小米的投資了一大批創業公司,他們被外界視為小米生態鏈企業。

  在2016年,小米發布了全新的品牌“米家”,專門承載來自小米生態鏈的產品。借助小米品牌影響力以及銷售渠道的優勢,多家生態鏈企業實現了快速的發展。

  如今,這些企業也成為小米進軍AIoT的重要支撐之一。在孫燕飚看來,由于小米強調極致性價比,生態鏈企業發展壯大之后,會對營收有所要求,將逐漸擺脫對小米的依賴。

  以華米為例,財報顯示,2015年、2016年來自小米的收入占其營收的比例超過九成,而凈利潤分別為-0.38億元、0.24億元。

  到2017年、2018年來自小米的收入占比降低到八成以下,其凈利潤分別提升至2.305億元、4.748億元,華米也不忌言凈利潤的增長主要是由于自有品牌Amazfit業務發展所取得。

  另一家小米生態鏈企業——純米,主要生產智能廚具也推出了自有品牌TOKIT,主要瞄準中高端用戶。純米方面回復《商學院》雜志稱,推出自有品牌主要是基于用戶和時代需求。

  但在米家APP中顯示,由純米打造的米家電飯煲售價在299元到1099元之間。而在京東TOKIT官方旗艦店中,TOKIT電飯煲最高售價為1549元,相對米家電飯煲,價格更高。

  “另一方面,由于小米對生態鏈企業的控制能力較弱,也很難保證旗下產品的質量,這難免會對影響到生態鏈企業的品牌聲譽。”梁振鵬向《商學院》記者表示。

  針對小米會如何處理與生態鏈企業之間的關系,《商學院》記者向小米發去采訪函,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小米能在AIoT突圍嗎?

  《2018全球智能家居市場預測》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智能家居包括設備、系統和服務消費支出總額將接近960億美元,到2023年將增長至1550億美元。

  不止是小米,阿里、京東、華為等行業巨頭紛紛進軍智能家居市場,傳統的家電企業格力、美的、海爾也紛紛在此領域發力,競爭激烈進入白熱化程度。

  孫燕飚向《商學院》記者表示,小米布局AIoT的優勢主要體現在資源的整合能力以及銷售渠道優勢。前者是指小米已經打通了投資、研發、銷售等各個環節,能夠對產品的迭代做出快速反應。

  但對大多小米生態鏈企業來說,小米生態鏈企業缺乏自己的技術,然而在智能家居領域不少品類都有較高的技術門檻,各個行業的領先者手中持有不少專利。

  以小米親自介入的空調行業為例,格力持有數萬項專利,而格力這幾年更是頻頻以自己的專利優勢發起對美的、奧克斯的專利訴訟。可想而知,傳統家電企業除了會采取低價應對競爭外,專利戰也能成為有力的武器。

  2018年10月,美的就曾對小米生態鏈企業發起訴訟。最終根據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復審委員會相繼做出審查決定書,在起訴的9項專利中,美的兩項專利被判維持有效。

  盡管如此,在梁振鵬看來,小米在AIoT領域最大的弱勢依然是供應鏈。“智能家居是要有實實在在的產品提供給消費者,小米沒有自己生產線,很容易在供應鏈上出問題。”他對《商學院》記者說到。

  相對松散的生態鏈、日趨激烈的市場競爭,以及供應鏈的不穩定,小米要想在AIoT領域脫穎而出,似乎還要有很長的路要走。

(責任編輯:劉朋)

精彩圖片

雷軍上陣小米紓困:死磕極致性價比 高端市場存硬傷

2019-07-01 08:12 來源:商學院
查看余下全文
上海福利彩票投注站